香港挂牌之全篇最

别让年轻的创作者折在营销手里

发布时间:2019-01-15

预售票房达1.5亿,跨年一日便达到2.6亿的票房,远超过影片五千万的成本,从这些数据看来,这样的营销到达了它的目标。然而次日直降为一千余万的票房,便是宣发团队利用观众仪式感营销方式的破灭,堪称“成也营销,败也营销”。

与毕赣第一部广受业界称赞的电影《路边野餐》的百万元小本钱不同,这次的作品背地有了大量资本的支持。汤唯、窦靖童、田馥甄等等巨星加盟参演或献唱,并且前期营销在抖音平台上以“影院一吻跨年”为卖点也吸引了良多观众。诚然,在上映之前,已有人提出这会是一部难懂的文艺片,不是一部适合“情侣携手跨年”的浪漫恋情片,但是电影上映后,“看不懂”的呼声登上微博热搜,“淘票票”购票平台的评分更是跌到4分以下。

2018年12月31日,由贵州青年导演毕赣执导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

在当初创作与宣发团队不一定重合的情况下,很难认定对于导演和主创团队来说,营销是否是他们所渴望和决定的。这种“欺骗”无疑不是长久之计,放弃口碑争取票房的结果除了捧杀自己之外,也让更多人对文艺片类型的电影产生质疑,未来的文艺电影又被划窄了前程;但大环境的浮躁让“还是要吃饭的”这句话也成为了无数怀有才华的创作者无比无奈和事实的写照。对受众少的文艺片导演而言,这是挣钱的少有途径之一,恳求一个导演安于埋头研究艺术废弃利益,社会却并不给出一个适当的环境。

诚然,大部分中国观众的审美水平和经济水平还不可能愿意专程花钱来电影院分析影片视听语言和符号学,但是比起斥责“这届观众不行”,发行方才应该反思,本人是否采取了合适的营销方法,是否尊敬了导演的艺术创作以及观众的权利。这样一部电影背负不起中国电影界的全部乱象,给予新进的电影艺术创作者更好的生存发展环境,别让资本与金钱绑架艺术创作者,别让中国电影的“敲诈”营销之风再盛行下去才是正道。

不同类型的电影面向不同的受众,也适于不同的观影环境。如同学术论文跟网络快餐小说并无高下对比,电影观众跟他们观赏电影的目的也并无优劣之分,然而宣传强行将追求艺术化表白的文艺片子以商业电影的路数包装,强行推给本不属于电影针对受众的人群,用半欺骗性的营销手段以牺畜生碑为代价搏高票房正如翻开网络小说的封面却看到极长的学术论文个别。这种“骗一波就走”的宣发,也是对艺术创作不负任务和不尊重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正版挂牌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